17. 第 17 章【1 / 2】

贺子朗是第一个知道江煜存在的人。

他比当事人舒黎更早发现端倪。

电梯里,他问舒黎: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

舒黎看着电梯轿壁上自己的倒影,还有手腕上那条串珠,轻声反问:“什么怎么想的?”

贺子朗大概是吃醋了,酸味明显,语气也发沉:“你从小到大都很强势,不愿意矮别人一头,可刚刚在那个人面前,你竟然表现的像个小姑娘,让我很意外。”

“我觉得你也很奇怪,之前我说我二十五岁了,已经开始老了,你说四十岁还要当美少女,现在却说我不该像个小姑娘……”

舒黎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,说:“都认识这么多年了,不用拐弯抹角,直接问吧。”

“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

“去清晏山旅游的时候。”

贺子朗深吸一口气,“你喜欢他?”

舒黎被问住了,她没法否认,这个问题最近一直缠绕在她心上,时而徘徊,时而消失,好像有一层窗户纸将破未破。她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江煜,这好像是一件很奇怪、失去理智、不符合常理的事情。

喜欢吗?应该谈不上喜欢。

电梯门霍然打开,走廊里播放的钢琴曲涌进来,贺子朗听到舒黎轻声说:“子朗,可是我真的没法喜欢上你,和他没关系。”

贺子朗停在里面,舒黎先一步走出去。

贺子朗看着她纤细的身影渐行渐远。

舒黎从不是犹犹豫豫的性格,她有自己的主见,贺子朗从记事起,就一直跟在舒黎后面,期待她回头看看,读书时候舒黎醉心学习,贺子朗找不到机会,毕业之后舒黎说要去投行大展拳脚,贺子朗就一直等着她。

没想到舒黎宁愿把目光停留在一个看起来很平庸的男人身上,也没法喜欢上他。

电梯门又要关上,贺子朗走出去。

钢琴曲盖过一切,他重新收拾情绪,在包间门口等到了他提前订好的玫瑰花束。

叶湘湘一行人迎接他进来。

生日派对按时举行,灯光暗下来时,舒黎对着形状是“25”的蜡烛,低头许愿。

父母和我身体健康。

生活顺风顺水。

要比去年更好些。

她每年都许这三个愿望,可是今年……准备吹蜡烛之前,她忽然想起江煜。

想起江煜把外套披在她身上,对她说:舒小姐,我愿意的。

他的味道似乎还停留在她颈间未散。

于是今年舒黎许下第四个愿望:希望江煜能有好生活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