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. 惊变(三)

南山六十七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拉牛牛小说网xinbiqud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七月末,府邸外的守卫撤了。

临别前,陆离揣好元嵩最后一次的“贿赂”,告诉他:“前几日,有官员状告太子少傅与前朝余孽勾结。据说太傅贪利私下挑唆太子低价收购马匹、纱布、药材等,再高价转卖给余孽的头领,从中赚昧心钱。谁知把太傅押送到刑部审问时,太傅果断否认有这回事,还反咬一口是太子命他这么做的,意图也并非为了钱财,而是为以后做打算。”

元嵩与太傅交情不深,对他的印象却很深。此人待人刻薄,自命不凡,时常与东宫其他官员争吵,属于严于律人,宽于律己的典范,为一丁点小事也能跟旁人大打出手,自个儿若不留神犯了错,便丢开不提了。

自从元月和六皇子成亲后,元嵩不知挨了他多少白眼,受了多少嘲讽。但元嵩心胸宽广,不屑计较,次次一笑而过。

陆离放低声音:“太子急不可耐要继承皇位,欲以暴力手段尊陛下为太上皇。”

后面的话陆离没说,元嵩却也有了计较:“太子,大势已去?”

陆离不置可否,含笑打量元嵩,突然拱了拱手,语气有些耐人寻味:“大人的好日子,马上就来了。”

元嵩回拱手:“将军折煞我了。”

眼看着陆离转入街角,眩晕徐徐从大门后走出来,侧目看一眼元嵩,合眼笑着:“他果然今非昔比了。”

元嵩听出她话里的惆怅来,拍了拍她的肩无奈道:“世事难测,走一步算一步吧,好歹元家是保住了。”

两个多月的禁足才换来这时的自由,元月当然不会浪费,她要去端阳王府看看杜衡。

元府、王府隔得不远,来回脚程不过一炷香,她舍了马车,悠悠散着步去。

刚出巷子,远远望见曹平急急过来,她下意识扯缀锦回头找地方藏。

元府西墙外有颗百年大槐树,树干足有四个壮年男子合抱那么粗,两人一闪身躲到树后,元月探出一只眼观察曹平的动向。

不多时,曹平走出巷子,目不斜视进了元府。

她放了心,凝心等了阵子,才推缀锦离开。

还是在巷子口,元月又注意到一个熟人——方云英。

犹记得那会儿他故意寻六皇子府晦气之事,她干脆视而不见,扭脸去街对面,快步甩开方云英。

“元姑娘,等等!”方云英穷追不舍,跟在后面说,“我有很要紧的事跟你谈。”

缀锦险些被挤开,狠狠瞪着方云英:“青天白日的,方公子这是做什么?你们读书人不都讲礼吗,怎的硬撵着我家姑娘拉拉扯扯!”

方云英更进一步,直接拦住元月的去路:“元姑娘,是关于六皇子的。我敢保证,你不听绝对会后悔的。”

元月止步不前,瞥一眼斜对面的茶馆:“去那儿谈。”

小二上茶完毕,元月不急不躁抿了口茶,才道:“方公子口中‘我不听会后悔’之事,我很是好奇。”

方云英可没那功夫品茶,看都不看茶碗一眼,开门见山:“是六皇子害的我母亲受尽苦楚,也是他害我母亲惨死于街边。”

缀锦在旁侍立,闻得忍不住发笑两声:“方公子这话不对,你母亲故去,怎么这么久了国公府不发丧呢?”

同在一条街上住着,国公府有什么动静元府不可能不知道。

方云英两臂夹着头咬牙切齿:“他们只顾着安享天伦之乐,哪里会为我母亲着想!我只恨我身无功名,手无寸铁,不能为我母亲发声……”

他的举动把缀锦吓住了,呆愣片刻,缀锦赶紧补救:“是我失言,方公子节哀顺变……”

“节哀?顺变?”方云英放开脑袋,手掌用力拍下桌子,震得茶碗嗡嗡响,“我母亲本来好好的,全是因为六皇子横插一手,你们要我如何节哀顺变?!”

从始至终,元月不发一语,只冷眼旁观着,仿若一个局外人。待方云英闹够了,方道:“凡事得讲究证据,你总不能红口白牙便污蔑人吧?何况污蔑的对象还是皇子。”

幸亏杜阙在宫里忙着夺嫡,抽不出身来顾忌外面这些事,否则以他现今的手腕儿,方云英不会有好果子吃的。

“我污蔑他?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,我一个平头百姓,除非我不要命了才敢凭白泼他脏水!”方云英的态度显然也知晓最近宫里发生的变故,他冷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卷画儿来,向下抖开放到元月眼前,“你好好认认,画上画的是不是六皇子府的人。”

不需她作答,缀锦抢先惊呼:“这、这是素云?”

画上的的确是素云,不会认错,因为素云的嘴边长了一颗雪花大小的黑痣,甚是显眼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《浅情人不知》《阴阳师如何饲养一只波本团子》《冥法仙门》【快书阁】《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(无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