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. 喜脉

《融雪知春信(重生)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拉牛牛小说网xinbiqudu.com

这日清晨,裴沉榆梳洗装扮后正欲出门,忽被若秋拦下去路。

“出了何事?”裴沉榆薄唇轻启,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。

若秋有些吞吞吐吐:“前厅来了个提亲的媒婆,夫人正在接待。”

裴沉榆闻言眉头轻轻蹙起:“提亲?何人提亲?”

“是肃远侯府的小侯爷。”若秋小心翼翼答道,还不忘留意自家姑娘的脸色。

裴沉榆心中明白了几分。肃远侯府在云京城地位显赫,与她们商贾世家本是云泥之别。

然而,这位小侯爷却在城中臭名昭著,他十年科考未能中第,反而在青楼赌坊中声名远扬。又因排行最末,受尽双亲宠爱,整日挥金如土,几乎将家底挥霍殆尽。

世家贵族皆因他的放浪形骸而避之不及,导致他虽有无数外室,却始终未能觅得正妻。

裴沉榆冷笑一声,这哪里是提亲,分明是看中裴家的财富罢了,她可不愿与这般人家扯上半分关系。

裴沉榆动作微顿,带着若秋绕到前厅侧门,悄然推开一扇木窗,恰好能隔窗听见其间谈话。

“……听闻府中贵女温柔娴淑、美若天仙。肃远侯府备有薄礼,希望能求娶府中小姐,敬请夫人笑纳。”媒婆尖细刺耳的话随即响起。

宋夫人似是沉思片刻,才婉言拒绝:“承蒙肃远侯府厚爱,只是我家女儿福薄,恐难以消受这份尊荣。”

王婆轻甩手帕,继续游说道:“夫人过谦了,虽然以你们裴家的出身只能做妾,但也是改变门楣之幸事。肃远府愿以明媒聘娶,足可见其诚意。更何况小侯爷风度翩翩,深得众人爱慕,与他结缘必成佳话。”

原来此番上门并非为求娶裴沉榆为正妻,而是妄图纳妾!

“还请王婆代为转告,小侯爷家世显赫,才情出众,是裴家高攀不起!”宋夫人心中愤然,说话也厉了几分。

“夫人可要想清楚了!此等姻缘乃裴家福气!若是不识抬举后果自负!”王婆声音骤然拔高,带着威胁之意。

宋夫人神色未变,平静回应:“我已做下决定,多谢王婆辛劳此行。”

“日后有你们后悔的!”王婆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,显然对这番回答极为不满。

她此次前来本是胸有成竹,却不料吃了个闭门羹,回去后还不知如何向侯府交代。

等媒婆的人影彻底消失在门外,裴沉榆这才轻移莲步,盈盈迈入前厅。

宋夫人见到女儿,原本略带忧虑的面庞顿时转喜,她疾步上前执起裴沉榆的手,柔声道:“榆儿,你来了。”

裴沉榆微微颔首:“阿娘,方才您说的我都听到了。”

宋夫人轻叹一声,眉宇间尽是无奈:“这些日子以来,薰玉堂的声誉日益显赫,上门提亲者也是纷至沓来。然而他们所垂涎的不过是我裴家的财富,甚至不愿掩饰对商贾身份的轻视,只以为将你纳为妾室,我们家便要感恩戴德。”

裴沉榆又何尝不知?纵然她容貌倾城,才华横溢,但在世人眼中,她终究是一个商贾之女。若非她在生意上做出些许成就,恐怕连正眼都不会有人愿意瞧她。

她沉声道:“阿娘,榆儿无意嫁人,只愿常伴爹娘左右。不过若因此得罪了这些人,或许会给家里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宋夫人轻拍了拍裴沉榆的手背,眼中满是疼爱与宠溺:“榆儿,你无需顾虑这些。这些人家得罪便得罪了。我们裴家虽重视商贾之利,但更看重家人的幸福。只要你不愿意,无人能够勉强你。”

裴沉榆点点头,心中涌起一股暖意。自从前世被拓跋颜所伤害后,她对姻缘已无任何期待。即便找到了所谓的天作之合,也难以阻止他日后纳妾变心。

她惟愿守在家人身边,让裴家安宁长盛。

“二姑娘求见。”丫鬟恭敬的通禀声响起,打断了裴沉榆的沉思。

“让她进来吧。”宋夫人微微侧首,柔声吩咐。

裴沉兰匆匆步入厅内,当即俯跪于地:“母亲,舒姨娘这几日身体欠安,饮食不进。求母亲打点些银两,请秦大夫上门问诊。”

她眼中有水汽氤氲,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。

宋夫人见状,立即欲伸手扶她起身,却被裴沉榆暗暗按下。

裴沉榆想起前日若秋所言之事,这位妹妹接连以各种名目索要钱财,其中便包括为舒姨娘请秦大夫看病的诊金。

她略微思索后才缓缓开口:“听闻舒姨娘已病了近两月,这位秦大夫数次诊治却仍不见好转,莫不是力不胜任?不如请益安堂德高望重的王大夫前来诊脉,以免贻误姨娘病情。”

“这……”裴沉兰脸上闪过慌乱之色,急忙道,“王大夫诊金高昂,还是不劳母亲破费。”

宋夫人温言安抚她:“无需担忧诊金之事,只要能为舒姨娘治好病,花些钱财也是值得的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锁千曲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拉牛牛小说网xinbiqud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