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.南柯梦(八)【1 / 2】

清月几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拉牛牛小说网xinbiqud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白若霜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舞蹈,面上的表情从平静到震撼到欣赏,只用了三息。

宁不凡颇守男德,舞娘刚拉开腰带,他就将头死死埋在了桌子上。

“我不知道是这种舞,我真不知道,你们相信我……”陆梦纾无力地解释。

“嘘。”白若霜头也不转地伸出手指,将陆梦纾的双唇封上。

那白玉似的食指就这样轻轻地与他相触,陆梦纾的心头狂跳,不知是喝醉了还是人傻了,竟伸出舌头快速舔了舔。

“你怎么还流口水啊!”白若霜被指尖的湿意惊到,收回手指在桌布上用力擦拭。

陆梦纾哪敢反驳,心虚地咬紧双唇,转头梗着脖子盯着舞台不敢动。

香艳的舞蹈跳了一曲又一曲,各式舞娘排着队上台表演,每个人都脱得各有特色,压轴出场的舞娘甚至下台攀着柱子来了一段。

她口含嫣红的牡丹,最后脱得只剩小衣和短到不像裤子的亵裤,也不知有意无意,她路过之时,那株牡丹掉在了陆梦纾的脚下。

她捂嘴惊呼,旋即倾身捡起牡丹,那一俯身的风光,便是久历江湖的陆梦纾,也从未见过。

绯色一路从头顶染到了脚趾尖,陆梦纾羞得想钻进桌子底下,那舞娘还嫌不够,凑近他脆声一笑:“奴家叫慕云,郎君记得来楼上找人家哦。”

接着便甩着披帛,扭着小腰走开了。

白若霜撑着头,认真地说道:“原来陆兄喜欢这样的吗?从未见你脸红成这样过,这可不好办了,这么大胆的姑娘在修仙界只有邪宗合欢宗有呢。”

陆梦纾头埋在胸口:“我不是,我没有,舞也看完了,快回去吧。”

“嗯,今日也算开了眼了,走吧。”白若霜满意地点点头,拍拍头埋在桌上的宁不凡,“师兄,他们跳完啦,你可以起来了。”

宁不凡没出声,闷头动了动,应是在点头。

三人神色各异地回到府上,宁不凡今晚格外安静,破天荒回了自己院子歇息。

白若霜精神格外亢奋,身上还在不断发热,她觉得今晚的风尤为凉快,干脆坐在花园的石凳上吹风醒酒。

陆梦纾纠结地站在一旁,他又怕白若霜喝了酒晚上一个人睡出些状况,又怕单独和白若霜在一间屋子里呆着。

没一会儿,他额上汗如雨下,怎么擦也擦不完,腹部也升起一团热气,在体内蹿来蹿去,令他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。

偏偏此时白若霜为了凉快拉开了一点衣领,将那修长白皙的脖颈展露无疑,她精致的锁骨也在月色中若隐若现。

陆梦纾只觉气血上头,整个人晕晕乎乎地走到白若霜身边,低头轻啜她娇艳欲滴的红唇,他从未与人如此亲近,凭着本能伸出舌尖,试着触碰他朝思暮想的柔软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