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. 回正轨【1 / 2】

坐标西北,关山。

“回来了。”及腰的红棕色长发披散着,男人抬眸平淡地扫一眼来人。

黎卿一愣:“你什么时候出来的?”

“不久,”武琳琅安静地坐着:“年年如何?”

“和计划的一样,”黎卿拉开座椅,和他面对面坐着,“和余家那孩子在一起了。”

她摇头笑笑:“果然还是孩子,当年余家那小孩表现的那么明显,也就年年看不出来。”

武琳琅透过玻璃窗不置可否地望向远处的雪山:“该说的都说明白没有?”

“放心吧,”黎卿眨眨眼,“琳琅,我们只能走这条路吗?”

男人冰凉的眼眸松动一瞬又冷下来:“那个疯老头,困囿族人在山间一隅,顽固不化地与人世对立,只让“夕”一角承受外界之祟。”

他顿了顿,偏头和黎卿对视:“我要变,有错吗?”

“可……”黎卿握了握他放在桌上的手指,冰凉。

武琳琅打断:“卿卿,步子已经迈出去,既然没办法回头,便不要多想。”

黎卿松开他手,眼睛闭了闭:“我知道。”

到这种地步,她鼻尖似乎萦绕着冰雪融化的声音,总不能让年年最后落得和阿妈一个下场。

坐标华北,一家武馆。

“武夕,出来陪我。”女生理所当然道。

武年年怔然地重新确认来电,是陌生号码没错:“谁?”

电话双方沉默一会儿,那人回答:“胡恬。”

武年年皱皱眉:“你在哪?”

胡恬望了望眼前的牌匾:“在你武馆。”

“等着。”武年年烦躁地揪揪发根。

服务生小余冲好蜂蜜水谨慎地给主顾端到床前,听她讲完电话佯装漫不经心地问:“谁啊?”

“胡恬。”武年年没瞒着,脚踩上地毯准备换衣服出门。

余砚池单膝跪地捉住她脚腕,弯腰从床底捞出她的棉拖摆正,费解地问:“她找你做什么?”

年兽摇摇头:“不知道,我去看看。”

“我陪你吧,”余砚池不放心她一个人,“你才好有两天。”

“哦。”武年年没多犹豫,直接答应下来。

倒是余砚池有些诧异,他挑眉:“你不象征性地拒绝我一下,我还有点不习惯。”

武年年就笑:“有病吧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