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百三十一 失子母亲一夜白头

天才一秒记住【拉牛牛小说网】地址:xinbiqudu.com

初春的山谷本该生机盎然,可是随着应原一行的撤帐离开,这里只剩下死亡的气息荡涤不去。空气中飘荡着浓重的血腥味,暮色未降而寒鸦已至,时不时“嘎——嘎——”的叫声直入苍穹,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俨儿——我的俨儿呀——”一声女子凄厉的呼喊声冲破了这荒谷的寂静,太夫人应氏披头散发,一只丝履也甩掉了,不管不顾地下得辎车,疾疾奔向卧于谷底草地上的那个少年尸身而去。

“我儿——”太夫人不敢置信地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儿子已开始僵硬的尸身,声声泣血:“我的俨儿啊,早上出门来好好的呀——你说这回要立个大功,让为娘今后再也不用为你操心的呀——是谁,谁害了我儿呀——”

忽地,她在儿子紧攥的掌心里发现了一样物事,黄灿灿的,闪着光。公子俨攥得非常紧,她费了好大力气才一个个掰开他的手指,将那东西取了出来。原是一柄小小的黄铜羹匙,用来调拌用的,上头还沾着些许酱料。应氏将那羹匙翻转过来,分明刻着一个醒目的“原”字。

她忽地想起年前为表示对应原这位娘家远侄的宠信,特意吩咐宫坊为他专铸一批铜制器皿,每一样都刻有一个“原”字,以示专宠。难道------想到此,她的心不由震颤起来。这意味着什么?应原,他可是应氏之族人,自己在番国最重要的倚靠哇!怎么可能?

正在她悲恸万分又惶惑无比之时,身旁躺着的老仆应伯微微呻吟了一下,那声音十分微弱,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。应氏放下儿子,急步走到应伯跟前,俯下身轻声问道:“应伯,我知你已处弥留之际,说不出话来。我且问你,是你便眨眨眼,如何?”

应伯喉管里发出咕噜一声,艰难地眨了眨眼。

应氏将那柄黄铜羹匙举到了应伯眼前,一字一句地问道:“这是藏于公子手掌中的物件,你告诉我,是不是应原------是不是他害死的我儿?”

应伯直直地看着那个羹匙,应氏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。在这令人窒息的短暂停顿之后,应伯眨了眨眼,又用尽最后一把子力气点了点头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是他?”应氏霍然站起,仰天质问上天:“他可是我应氏族人,为什么要害我儿?为什么------”极度的震惊令她全身颤栗,软软瘫倒在地。

她想问应伯,可惜这位喉管已断,鲜血流尽的忠仆已咽下最后一口气,再也无法回答她。她只能问苍天,问大地,问山谷里游荡着的上百亡魂------

小树林中,一女一老将这一切尽收眼底。

“这母子俩还是没见到最后一面,其情可悯哪!”老者言道。

女子声音清冷:“番轸还是小看了应太夫人,以为杀了公子俨她就是一只死鸟了,可这个女人不简单,番国灭亡就在眼前了。师父说过,只有让鄂国顺利击败吞并整个番国,才能逼迫周王室起用成周八师对付鄂驭方。看来,师父的计划进展颇顺哪!”

没有治丧,没有殡殓,应氏在草草下葬儿子之后,在番宫自己的寝殿中整整坐了一夜。她在思忖着事情的前因后果,她在思量未来如何为儿子复仇,这已经成了她在今后的岁月里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动力------

须发皆白的老宫医在侍女风灯的导引下夤夜悄入,跪在太夫人面前回话:“禀太夫人,那只黄铜羹匙果然有毒!”

“何种毒?”太夫人的声音已变得沙哑,在暗夜中听来更觉心惊。

“钩吻草。老奴去验过其余侍卫的尸身,亦都中了同种毒,否则以上百禁护之身手,公子如何能着了道?”

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《朕的大秦要亡了!》《人在木叶,这个鸣人躺平了》《酒剑四方》《抗日之特战军魂》《带着祖符穿越斗破

《西周长歌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拉牛牛小说网xinbiqudu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